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揭秘古代最阴狠毒辣之局:淫雀锁魂局!命没了还给人数钱!

时间:01-3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2

揭秘古代最阴狠毒辣之局:淫雀锁魂局!命没了还给人数钱!

在古代封建社会发展到顶峰之际,上至官场科举,下至市井百姓,旁涉三教九流,无不机诈百出,良善之人稍有不慎卷入其中,小则受骗招灾,大则家破人亡,简直是防不胜防。后有良心发现之人,将各类骗术总结为千门八将108局,其中又分为36天局,72地局,目的是为了让更多良善之人免于上当受骗。然而由于骗术晦涩难懂,再加上一些居心叵测之人,千方百计遮盖被揭秘的骗术,导致很多人并不了解千门108局。而更多宵小之辈,更是利用千门108局到处做局,传言在古代如果会用36天局便可以改天换地,会用72地局便可以发家致富。本文将以具体案例为大家揭秘古代千门108局中,最阴狠毒辣之局——“淫雀锁魂局”,被做局者往往命都没了,还给人数钱呢!明朝万历年间,顺德府有一位叫阎镐的车老板,他常常自诩是一名马夫,其实马夫在古代时候虽然身份低微,但是赚的却并不少,相当于现在老板的专职司机。但是阎镐根本算不上马夫,因为古代的马很金贵,只有豪门大院才能买得起,养得起。相比于马来说,底层社会大多使用毛驴来拉车,阎镐也是倾尽家产才买了这头驴,整天与驴为生,把驴当宝贝一样养着,就希望能尽快赚钱成个家。可是,驴夫也不是那么好干,有钱人家都自己的马车,穷人出门完全靠腿,很少有人雇他的驴车,导致阎镐直到四十来岁还没有娶上个老婆。阎镐每天都跟其他的车老板长吁短叹,要是自己有一天被哪个富家千金看上,招为乘龙快婿,自己再也不用辛苦地赶驴车了。可是,每次阎镐这样长吁短叹,同行们都会嘲讽他:“大兄弟,你是不是老酒吃多了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”“咋会没有,说书的铁嘴田先生那天讲的‘牛郎织女’故事,我看就是讲给我们这些老实人听的,牛郎能娶到七仙女,我是马夫咋就不能找个婆姨。”“你可别天真了,你要真是给大户人家赶马车,找个佣人婆姨还可能,可你就是个牵驴的。”尽管如此,阎镐也没有泄气,而是照常每天赶车。直到有一天,车市来了一位貌美的少妇雇车,阎镐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起来。只见这妇女年纪不大,约摸只有三十刚出头,穿着算不上华丽,还有一点朴素,但是从穿衣布料上来看,都十分讲究,一看就不是小户人家的女人。少妇来车市逛了一圈,挨个车夫打听,并且询问价格。阎镐看到少妇在找活,立马来了精神,巴不得这女子来雇自己的车。但是车市有车市的规矩,雇主跟别的车夫谈生意的时候,其他的车夫是不能上前抢生意的,这是规矩。少妇谈了几个车夫后,似乎都没有谈妥,然后就到了阎镐这里,阎镐很少有机会跟女人说话,尤其是漂亮一点的女儿,当时紧张极了。等到少妇说了想要去的地方后,阎镐也打起了退堂鼓,难怪那么多车夫都不愿意去。“我想雇一辆车拉一些行李细软,前往平阳府。”顺德府治所在现在河北邢台,平阳府的治所在现在山西临汾市,距离可不算近,如果现在开车的话,也许五六个小时就到了,但是在古代赶着驴车,那甚至要十天半个月。驴的耐力虽然好,然而如此长途跋涉,途中还是要多次休息的。“大妹子,不是我不愿意拉你这一趟,只不过到平阳府的路太远了,实不相瞒,我连顺德府都没出过,又不认识路,实在是抱歉。”阎镐无奈拒绝了少妇的活计。谁知少妇却说:“你一个大老爷们,连顺德府都没出过,难道家里还有老婆孩等你喂?还怕我一个妇道人家把你怎样?”被美貌少妇这么一刺激,阎镐一股莫名的大男子主义涌上心头,说道:“我光棍一个,上没有老,下没有小,怕甚么,只不过是怕你一个弱女子,到时候跟露宿荒山野岭难为情罢了。”“那我提前多付给你一些银子,平阳府是我娘家,家里有钱,等我平安到了娘家再多给你一笔钱。”听到美貌少妇肯多给钱,再见她举止投足之间也不像穷人家,阎镐也就同意了。阎镐到了美貌少妇家,这还真是个豪门大院的后门,佣人给少妇拿出大大小小的包裹,只不过佣人们似乎对美貌少妇没有恭敬之意,这是很奇怪的。阎镐也没有多想,将包裹放到车上后,就拉着美貌少妇上路了。驴车走得很慢,走了一段时间后,旅途的寂寞感油然而生,为解闷,两个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阎镐率先开口说:“大妹子,我看你家也是豪门大院,咋就让你一个人回娘家?”美貌少妇这时却鼻子一酸说:“哎,你没见那大院大门都没开,刚克死了老公,被撵了出来,可惜我那老头子死得早,我又没有留下一儿半女,被吃了绝户,好在老爷生前给我准备了一笔钱,让我回娘家改嫁。”在古代,如果某家人自己死后,无儿无女,即使还有妻子,也会被族中的人把财产抢夺走,这就是吃绝户。“原来你是个被吃绝户的人,可怜啊!”原来眼前的女子还有这样一个可怜的故事,阎镐顿时感觉她跟自己苦命相连。“苦命的日子还在后面那!老爷走得早,都说是我克死的,以后怕是嫁人都费劲了。”阎镐心中暗喜,觉得自己有戏,但是却不好意思开口。没有想到,美貌少妇却开口说:“大哥,我看你人心地善良,也是孤身一人,如果你不嫌弃,我们结为夫妻,我在娘家还有一点积蓄,到时候我们置办点家产过自己的小日子如何?”听闻美貌少妇这样说,阎镐大喜,当即表示同意,表发誓,以后肯定要对她好。当天晚上,阎镐与少妇没有找到投宿的客栈,便找了一个百姓家借宿一宿。因为这百姓家也不富裕,只能腾给他们一间屋子,少妇又跟主人家说他们是两口子,阎镐便跟少妇睡到了一个炕上。当晚,阎镐的手脚便不老实前来,一个劲地往少妇的被窝里伸,害羞的少妇一个劲地往另一边挪动地方。少妇越是这样,越上阎镐感觉到兴奋,胆子也更大了起来,激动的心,颤抖的手,已经单身四十多年的他,哪里这样碰过女人,当即把持不住,一瞬间把手伸进了少妇的肚兜里,只听少妇大惊失色,“啊”了一声……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